当前位置: 辽阳市李铃能源营业部 > 新闻资讯 > 颦儿以何物为心为齿为口为舌?手中竟有此画眉之墨

颦儿以何物为心为齿为口为舌?手中竟有此画眉之墨

图片

  题:颦儿以何物为心为齿为口为舌?手中竟有此画眉之墨!

  文/姜子说书

  青埂峰下一顽石,曾记幻相并篆文,月旨石见《石头记》!

  荣即华兮华即荣,木石前盟西堂主,胭脂染就《红楼梦》!

  声能两歌手两牍,两鉴风月两生花!以诗传史石上墨,谁识画眉昭风流?

  女儿未嫁将未降,末世忠义明闺阁!先时名号通灵玉,来时姓氏原是秦。

  源为二玉演二宝,慷慨隽逸作姽婳,《胠箧(宁国府)》《南华(甄府)》续《庄子(荣国府)》!

  ——《石头记》前言

图片

  《红楼梦》故事里,薛姨妈让周瑞家的媳妇送宫花,最后两支才给了林黛玉,七窍玲珑心的林妹妹便问道:“还是单送我一人的,还是别的姑娘们都有呢?”

  脂批在此处批注道:“在黛玉心中,不知有何丘壑。”又说“在‘看一看’上传神”。据姜子猜想,作者是有意让读者醒目,让大家细品其中滋味,解此回故事中暗藏的九连环。

  《红楼梦》故事里,薛宝钗自称生病了,贾宝玉去探望,却被黄金莺一句话提起,遂有比通灵之事,通灵宝玉是真通灵,金项圈却是实实在在的俗物。

图片

  还不容易引出两件玩意原是一对的话来,又惹出冷香丸之事,偏偏黛玉也来看望薛宝钗,一见了宝玉,便笑道:“嗳哟,我来的不巧了!”

  甲戌侧批,叹奇文,更叹实不知颦儿心中是何丘壑,又以何物为心为齿为口为舌。

图片

  黛玉笑道:“要来一群都来,要不来一个也不来,今儿他来了,明儿我再来,如此间错开了来着,岂不天天有人来了?也不至于太冷落,也不至于太热闹了。姐姐如何反不解这意思?”

  林黛玉一段强词夺理,世人更不解这意,并非二玉不可同来,却是指林黛玉与薛宝钗不可能同时与宝玉共存。前为二玉合传,后为二宝合传,林黛玉与薛宝钗,此消彼长,荣宁更替,恰是“金玉良缘”替了“木石前盟”,奇香之源林黛玉消香捐馆之后,薛家盗墓,做成了这冷香丸。

  《红楼梦》故事里,薛家留下贾宝玉喝酒,薛宝钗劝宝玉喝暖酒,莫吃冷酒,宝玉听这话有情理,便依了。谁知黛玉磕着瓜子儿,只抿着嘴笑。

图片

  评书人又道:“实不知其丘壑,自何处设想而来?用此一解,真可拍案叫绝,足见其以兰为心,以玉为骨,以莲为舌,以冰为神。真真绝倒天下之裙钗矣。”

  黛玉言行,云烟渺茫之中,总是无限丘壑在焉。黛玉含酸,借此奚落宝玉,一句“比圣旨还快些”却暗指黛玉平日所说,皆为圣旨。

图片

  宝玉笑道:“我送妹妹一妙字,莫若‘颦颦’二字极妙。”探春便问何出。宝玉道:“《古今人物通考》上说:‘西方有石名黛,可代画眉之墨。’”

  《红楼梦》一篇故事,贾惜春画大观园,犹如颦儿手中的画眉之墨,非离了肚子里头有几幅丘壑的才能成画,颦儿心中丘壑,便是作者心中丘壑。作者撰此红楼大梦,真可拍案叫绝。

  本文资料重点引自:《红楼梦》程高本、《脂砚斋全评石头记》、《古今人物通考》

相关文章:

Powered by 辽阳市李铃能源营业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18 版权所有